今天有幸参加了沈信和东软集团共同组织的箱庭疗法体验活动。与咨询师进行了一次一对一的箱庭疗法体验。

箱庭疗法有另一个名字,叫做沙盘游戏。印象中,一直以为沙盘游戏是一种是用于儿童阶段的心理治疗方法——当然后来查了一下资料发现并非如此。所以,收到邮件之初还觉得很是诧异。

当然,凡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实际体验了箱庭疗法之后,对这一种心理咨询手段还是有了一些更加直观的认识。

根据精神分析的一些理论,人们每一个自以为不经意的动作、决定,其背后都可能隐藏着深层次的意义。只是可能这些意义都存在于前意识中,而未被意识所获取。所以,人们在作出某件事情、某个选择的时候,并不能知晓其中的意义。直到某个人或某件事作出了某些提示。

IMG_20140730_141836-1024x576.jpg
(事实上我不应该放出这张图片,因为这可能会向有心人暴露一些我的内心。但是,无所谓了。弱点只有暴露出来才能修补,内心才会更加强大)

就比如我顺手把那个代表自己的人形玩具立在了那把很舒服的摇椅的前面,而不是让他靠或坐在上面。摆放玩偶的时候我甚至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但是咨询师却问我,为什么你不坐下来,而是站着望向远处嘻嘻的孩子们或者更远处的游轮?

在那一瞬间,我突然发现自己在整个画面中是非常孤立而格格不入的。那些矮小的玩偶们看起来才是一伙的,他们其乐融融,在聊着什么。而我自身已经飘向了不知何处。那一瞬间,我感受到自己的孤独。而这正映射了我最近这段时间的心理状态——虽然每周都和户外的朋友们一起出去玩,可我知道自己并没有融入其中。

正如前文所说,沙盘游戏是参与者近期的内心映射,是一段清醒中的白日梦幻。而既然是梦境,就会有很多梦者自己也未曾理解的谜团。这个时候,就需要咨询师的介入。

在箱庭治疗的过程中,咨询师要扮演比其他咨询过程中更重的角色——帮助来访者找出他自己没有发现的点。当来访者摆好沙盘模型并讲述了沙盘模型的故事背景之后,咨询师需要从旁观者的视角提出来访者的故事中没有的东西。让来访者更多的关注到自己无意识的行为所造成的一些“突兀”的内容——比如前文提到的“我”没有坐下来。

为什么我没有坐下来?我在看什么?我在想什么?咨询师的提问并不一定要得到答案,但是我会去思考这些问题背后的意义——而这些思考在没有咨询师的介入的情况下可能永远都不会发生。

(好像未完,可能会续)

之前有个老美写了《和Pebble在一起的5天》——是老美写的吧……,我也谈谈体会。

在美亚下单、走转运,辗转三个多星期,终于拿到了我的第一件智能穿戴设备——Pebble智能手表。

开箱并没有太多惊喜,而且Pebble这个类似apt-get的设计模式也让我直接用上的愿望破灭了——就像你要使用apt-get,就必须先做一次update一样,Pebble在第一次开机时要求联网升级。必须要把固件升级到最新版才可以正常开机安装应用,否则就只能当手表凑合着看看时间。
而大连河口园区的移动网络环境有多么恶劣,估计也不用我多说了。

So,等到下班回家,第一件事情把手机连到Wifi,开始了Pebble的升级。这里就要吐槽一下了,Pebble的各种功能对于网络的依赖非常严重。而且怀疑是用户量还没上去的原因,貌似现在Pebble App Store的服务器也不太好。这就导致必须要网络环境非常好的时候才能够顺利连接到Pebble的App Store上面。当然,升级服务器还好,用的不是App Store的服务器,升级过后可以正常安装软件了。

首先要选择的就是一个支持中文的Notification软件。Pebble默认的Notification功能不支持双字节文字,显示出来的汉字全是乱码。所以,需要安装一个支持汉字显示的第三方软件。这里我推荐YaNC。这个软件有免费的版本和付费的版本。免费的版本貌似不更新了,但是还可以用。不过我还是绑定了Google钱包买了付费的版本。毕竟150刀的手表的都买了,也不差着一个1.99刀的应用程序。其他还有很多支持中文的应用,不过不是停更了,就是各种奇怪的问题,我找到这个好用的就没再实验其他的了。

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了——Watchface!
Pebble支持自定义表盘。也就是说,用户可以去App Store下载海量的第三方表盘来替换官方附带的三个巨丑无比的表盘。个人比较喜欢Modern这款Watchface,简约的指针式表盘设计,附带日期和本地实时天气信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没有电池电量提示。不过也不能要求那么高了。毕竟Pebble提供了SDK,而自己又没那个艺术细胞,别人做好了就用吧。
但是,如果读者是一个艺术细胞很充裕的人,那么自己设计一款喜欢的Watchface并上传App Store与所有其他Pebble用户共享也会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而且有趣的是,这里有一个Android App叫做Canvas for Pebble,用户可以在Android手机上自己像搭积木一样用APP作者提供的一些基本元素搭出自己喜欢的Watchface。只是目前可用的元素还不够多,一些非常Amazing的想法还无法用这个APP实现。

然后就是应用。
Pebble App Store上面玲琅满目的应用还是很让人花眼的。不过遗憾的是,本来期望度很高的EverNote App不支持双字节,也就是中文会乱码,非常可惜。我给官方汇报了BUG,也不知道官方什么时候会更新。

不过在运动方面,RunKeeper、Google的MyTracks等等都已经登陆了Pebble App Store。还有各种花哨的地图程序。不过考虑到电量和可视范围问题,我就没有进行尝试了。
对了,提到运动就不能不提一下我最近在到处推广的Plank。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自己写的Pebble Plank应用已经上架了,要广告一下。——请大家忽略那些已经把作者本人丑哭了的图标,我的艺术细胞实在是太匮乏了……
Abs Plank is available on the Pebble appstore

地址服务的话,Yelp应该算比较有名的了,不过我不清楚国内是否可用也没有下载尝试。Foursquare也有官方的应用,喜欢各种CheckIn的童鞋一定不要错过。但是国内Pebble用户应该还是很少,比如我就找不到最希望找到的大众点评。——这个问题其实不太严重,因为我最近有计划自己写一个……计划而已……今年的计划排得太满了,已经有做不完的趋势了……

社交就更不用说了,Twitter、Facebook等等等等……等等我说的这些名词都是什么意思。貌似没见过额。国内的就不用想了,虽然我打算做一个Sina weibo noti来着。没有实施的原因同上……

还有就是游戏……你真的打算在那个小小的表盘上玩游戏?
那好吧,我看到了俄罗斯方块,还有最近很火的那个2048,甚至有人做了一个简版的像素鸟!
反正我没打算在表盘上玩游戏,所以也就没有深入的研究。

对了,还有个最重要的就是遥控器了。Pebble自带的Music控制器可以控制播放、暂停、上下换曲。除了不支持音量调节,也就没啥遗憾的了。
但是,这也是让我最纠结的地方。Pebble提供了通讯API,仅此而已。也就是说,Pebble本身的手机端APP并没有对控制的问题做太多的扩展。——当然扩展起来估计也很麻烦。这就导致了,如果要做手表对于手机的遥控,就必须要求做两个APP,Pebble上面一个用来发送控制命令,手机上面一个用来接受控制命令然后调用手机SDK的API实现具体的控制动作。——Android还好一些,用户可以安装非Store应用。可是你让水果用户怎么办?每个开发者都要有水果和Google的Developor账户?我看了一下,Google的要25刀,暂时放弃了……
对了,跑题了。目前Android平台几个高质量的遥控器都是收费的,最然基本上费用都不高,0.99刀~1.99刀不等。不过考虑到我个人暂时对遥控器的要求还不太高,所以暂时就不尝试了。

最后,说一下那个老美的文章:

我不清楚是iPhone的问题还是版本太老的问题。他说的每次重启手机要做的那一大堆烦人的事情我都没有遇到过。

表带确实太厚。我去沃尔玛的修表店咨询过。他们给出的解释是,这个是防水的专用表带(Pebble支持5ATM防水),所以建议不要更换。而且要更换的话,颜色也不好配。我的黑色款,换皮的透气性一样不好,换钢的基本上找不到黑色的……所以目前的对策是表带松一扣……

充电线的问题……好吧,随时装在包包里面吧……不过一般使用的话,电量还是没问题的。我上周日上午充的电,十点半的时候(今天周六)手表提示我还剩20%了,现在正在充电中,已经90%了。中午出去的时候应该已经是满格了。也就是说,以我目前的使用频度,可以支撑6天。

【Edit 04/08】Pebble没有内置中文字体。所有能显示中文的应用全是内置了点阵字库,然后在Pebble上面一个点一个点的画的图

我本来是想做化妆师,做化妆师能给好多明星化妆,真的,我特喜欢,这么多人摸不到他们,我让他们闭眼,他们就闭眼,我让他们张嘴,他们就张嘴,我想摸就摸,想捏就捏。这多爽。我把这个想法唯独给一个客人说过,那个客人说,没有安全感的人一般都特别有控制欲。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控制欲,这个词语,很早就知道了。小学的时候,各种玩具——特指电动玩具,基本上都难逃被我拆开来研究或者组装成其他东西的命运。——那个时候控制各种部件按着我的想法发挥作用是我最大的乐趣。而更早的时候,这份乐趣仅来源于用麻将块当士兵,自己和自己打仗。

再后来是接触了电脑,这份控制欲就转移到了这种太多人都深觉其神秘的高科技上面。于是,疯狂的学习c语言,学习各种和电脑有关的知识。那是中国计算机和网络刚刚开始普及的日子,也是linux和copyleft刚刚开始进入国人视野的日子,更是黑客与红客争鸣的日子。于是,我的控制欲不再局限于满足对眼前电脑的控制,而是扩展到了整个网络中任何一台我可以ping到电脑。

那是一段灵魂可以自由飞翔的日子。在那个国内的黑客思想启蒙的年代——请允许我使用如此高规格的词汇——西方的黑客精神深深的感染着那一代的每一个介入这一领域的网络人。直到两件事情进入了我的视线。

在那个绝大多数技术人员的内心还没有被金钱的铜臭熏黑的年代,黑客们的玩法通常是攻破一台服务器,然后给管理员留一封邮件说明他的系统存在什么漏洞如何修补。——这本是国际惯例。但是国人破坏了这个游戏规则:一位管理员选择了无视——好吧,也许那个管理员根本不知道怎么阅读sendmail留下的邮件——总之一个月后,当那名留下邮件的黑客故地重游时,发现那个漏洞依然坚挺的存在。如果说这只是无视了游戏规则的话,另一位管理员就是彻底的破坏了游戏规则——他报警了。当然,漏洞是照例不会被修复的。于是,使这个世界的网络更加安全的欲望熄灭了。

幸好这个时候,我到了读大学的年纪,也步入了新的领域——网游。无论是传奇还是魔力宝贝,我都是选择会医疗的职业,队友的血量和红瓶都由我来掌控。但是回过头来,可能更多的是血量控制在别人手里的不安全感。这么说来,宁可我负天下人,不给天下人机会负我的曹操说不定就是古时候最没安全感的那个人。

步入社会之后,这种不安全似乎愈演愈烈。凡事步步为营,无后路不前行。但这种情况的直接结果就是厌倦,对自己性格的厌倦。于是一种新的情绪滋生出来——赌性。

人往往都是极端的。当彻底的讨厌那种不安全感,就会下意识的把自己推向更不安全的位置。——这是很危险的。所以,我又在不停的把自己从那个不安全的位置拉回来。于是,矛盾冲突不停的在灵魂中涌现。

我似乎知道了自己不快乐的原因,又似乎没有明白。我会继续思考下去,也许可以找到那不安全感的源泉。

传说中,无信者和伪信者在死亡之后会被钉在痛苦之墙上,被死神克兰沃鞭打。

一直以来,都以为这是源于艾欧或某个神祗的大能,只要摧毁他和它,就可以得到解放。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将那灵魂钉于痛苦之墙上的即不是某个神祗,也不是某种神秘莫测的大能,而是自己。

当生灵身体死亡之时,灵魂会于一个瞬间的永恒中回顾整个生命的历程。一生的所为所想、困惑开明都在这一瞬间得到梳理和总结。最后灵魂会带着这最终的总结去往他该去的地方。

信仰者因为心存信念,因此行事不疑。于信仰的指引,信仰者在每个十字路口前都可以依信仰而辨左右。因此信仰者没有迷惑而心灵纯粹——这纯粹无关乎善恶,只关乎无惑。

无信者没有既定的信念引导,每到十字路口前,都会犹豫不决,烦恼心生。于犹犹豫豫中摇摆不定,心魔滋生。

当真实死亡来临之际,信仰者的一生皆有信仰而来,因此最后那浓缩出来的一念便是信仰本身。信仰者的灵魂自然也就投信仰而去。无信者的一生皆于犹豫中而至,因此最后那浓缩出的一念也是混乱痛苦不堪。则无信者的灵魂便只能飞往痛苦之墙。

世间之信仰本无定论,可以是耶稣、是安拉、是道尊、是佛祖,也可以是自身坚定不移的一个信念。前者为信徒,后者怕是成佛成圣了。

知道这个道理很容易,但做到很难。而我,此身未死,但灵魂早已被钉在痛苦之墙上,被我自己。

----------------
补记:2012-07-14
有些人,很幸运。他们在那个无所畏惧的年龄拥有了信仰,而这信仰会在其后的日子里——在那些直面危险的日子里——使他们免于恐怖的侵扰。